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械厂家

发泡塑料餐具穷途末路

2022-04-29 来源:湘乡市机械信息网

发泡塑料餐具穷途末路?

摘要:发泡塑料餐具生产企业是1982年在我省出现的。它物美价廉,很快得到消费者青睐。但其废弃物引起的环境问题也日趋严峻。为治理污染,原国家经贸委下达“六号令”。时隔不久,相关企业联合表示接受“生产者责任”治理环境污染的原则,上海市首先付诸实践。社会舆论希望政府,通过立法和税收等手段,将企业的自觉行为与政府的强制措施结合起来,通过回收利用治理白色污染。

引言

有人将塑料的发明和应用,誉为十九世纪合成材料的“白色革命”。那么,将塑料的发泡技术应用到一次性餐具的生产和使用,也应视为一次性餐具材料的“白色革命”。发泡塑料餐具不仅其使用性能及其性价比是当前一次性餐具中的佼佼者。也是当今科学技术水平中最环保的绿色食品包装,得到消费者的青睐。在一次性餐具市场上独占头鳌。

发泡塑料餐具废弃物轻盈、分散、难清洗、回收和再利用成本高。回收经济附加值甚至是负数,难有企业经营。原国家经贸委为及早治愈污染问题,命令限期“三禁止”,淘汰发泡塑料餐具。时隔不久,上海市出台“源头控制、回收利用、逐步禁止、鼓励替代”的管理原则,对发泡塑料餐具依法管理。

广东省在国内(除台湾省外)是生产大省、消费大省。它何去何从是相关企业、消费群体,乃至有关行政主管部门拭目以待的。

一、广东省发泡塑料餐具生产消费沿革及剖析

1、发泡塑料餐具的生产、消费的沿革

广东省发泡塑料餐具的生产、消费历经三个时期

l起步发展期(1999年以前)

我省是在1982年才出现发泡塑料餐具的。当时消费者对一次性餐具的需求还不迫切,再加价格也较高(约为0.3元/只),日需求量不足15万只。全省仅有一间企业从事发泡塑料餐具的生产,且只有一个品种,一个规格。随着人口流动量的增长,生活节奏加快,及受上海的甲肝大流行的影响,人们卫生观念、生活习俗的转变。对一次性餐具的需求量也不断攀升。消费促生产,发泡塑料餐具生产企业开始增多。截至1999年底全省共有14间企业,33条生产线(全国约有61间企业,130条生产线)年生产量达43亿只(约占全国总产量的40%)。国内最大的发泡塑料餐具生产企业也在1993年落户于南海县(现改为佛山市南海区)。全省年消费量约为8—10亿只。成为当时全国生产能力最大,消费量最多的省份。

逆境中求生(1999年—2003年)

随着“白色污染”问题的出现和提出,主要矛头很快就直指发泡塑料餐具。而原国家经贸委颁发的“六号令”和相继追发的几个紧急通知更是直接判了发泡塑料餐具死刑。此时距发泡塑料餐具出现才不到二十年。虽然他们不服气,不甘心,也在力挽狂澜,期盼决策部门能改变初衷,但我省大部分企业为了生存,还是根据各自情况积极制定相关措施,为平稳转产做好准备:如生产可降解发泡塑料餐具,扩大非发泡塑料餐具生产……。经济实力较雄厚或有出口权的企业,还增设多层复合塑料餐具、纸板餐具生产线及扩大外销量等。发泡塑料餐具的产量和销售量一度下降。

恢复后飞腾(2004年以后)

历经数年风风雨雨,消费者仍看好发泡塑料餐具,再加执法力度也有所疲软。自2004年起为满足市场需求企业生产开始复苏,老企业增设生产线、新企业不断涌现,而且向经济欠发达的中小城市、山区延伸。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我省从事发泡塑料餐具的企业近30间,年产量至少在60亿只以上。发泡塑料餐具在一次性餐具市场上的占有率,广州、深圳、珠海等大城市约为90~95%,中山、惠州、韶关、东莞等地几乎是100%。

发泡塑料餐具前景的展望

社会的发展和进步,让人们的卫生习俗、消费观念更新,一次性餐具市场的前景诱人。再从发泡塑料餐具在广东的发展过程及上海市的现状分析:只要从事发泡塑料餐具的企业严格遵守“谁污染、谁治理”和“生产者负责”的治理原则。将废旧发泡塑料餐具的回收利用工作做好,有效地控制和治愈“白色污染”,发泡塑料餐具在较长的时间里发展空间还是广阔的。

2、广东省发泡塑料餐具市场剖析

广东省发泡塑料餐具的生产历经起步和发展——逆境中求生——恢复后再飞腾的演变,是与全国的大气候及我省小气候息息相关的。

替代品先天不足,发泡餐具难淘汰

科学技术的发展和进步,是促进产品更新换代的原动力,一次性餐具也不例外。广东省虽在1997年以前就有多个单位、企业从事研制、开发替代品。据说鼎盛时期,我省级有40余间从事替代品生产的企业,年生产能力超过10亿只。一间声称建成后年生产能力将达100亿只、全球规模最大的纸浆模塑“环保餐具”企业也在2002年落户广州南沙。按计划全部建成后,它的年生产能力将是100亿只。

但这类自称是“绿色产品、环保餐具”的替代品,应是受当代科学技术水平限制,其使用性能、性价比一直难超越发泡塑料餐具。用“生命周期分析”方法评价它的综合环保性能,也远不及发泡塑料餐具。换句话说,这类替代产品一旦被社会接受,主打一次性餐具市场后,将会产生这样或那样,且难以解决的环境问题。可被生物降解类餐具还可能存在安全卫生隐患。故一直未被消费者接受,市场占有率不足10%。目前我省替代品生产企业已不足5间,年产量不足2亿只,且以出口为主。

“六号令”的启迪 企业环境意识强化

原国家经贸委1999年颁发的“六号令”的原意是将发泡塑料餐具列入污染环境严重类产品,限期淘汰。但让企业首先醒悟到:仅忙于互相竞争,追求市场份额,而忽视环境效益的企业是没有生命力的。故在“六号令”颁发后不足半年时间,全国各地几乎所有从事发泡塑料餐具生产的大、中型企业和部分小型企业,立即云集京城共商对策。会上,与会者一致同意成立并参加“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发泡塑料(PSP)专业委员会”,并就企业参与“回收自利用”达成共识。还以协会的名义,向社会发出倡议,向政府表达坚决拥护国家治理“白色污染”的坚定立场。承诺遵守“谁污染、谁治理”和“生产者负责”的治理环境原则。要承担回收利用治理“白色污染”过程中的经济风险。

继全国性会议后,该专业委员会华南分会又数度召开会议,根据华南具体情况制定工作计划和进程:向政府及有关行政主管部门递交建设废旧发泡塑料餐具回收网络、再生利用企业的可行性报告和建设项目申报书等; 2000年12月和2006年2月两次联名向有关部门递交愿协助政府根治“白色污染”的愿望和措施的倡议书; 2002年4月在南海建成回收网络、再利用中试生产线并投入运行。

用事实说话、让百姓知情

白色污染问题浮露出来后,社会舆论对发泡塑料餐具的指责不断升级。甚至还说:现在对发泡塑料餐具已不是禁白的问题了,而是要禁毒。企业不认账,群众不知情,怎么办?我们首先求教我国首任国家环保局局长,现任全国人大环资委主任;受原国家经贸委聘请,任制定一次性可降解餐具国家标准的专家组组长、清华大学教授和广东省人大环资委主任及广东省环保局两任局长等权威人士指点迷津。他们认为 “(国家环保)总局提出的以管理回收为主,替代制品为辅的治理白色污染的方针”是正确的。“消除白色污染的积极出路是进行回收利用”,而且只要“回收率达到一定要求,发泡塑料餐具还是有一定生命力的,在社会上应有它的一定存在空间”。这些教诲让我们辨清治理白色污染的正确方向。其后,我们邀请省内相关的专家、学者,热心环保事业的各界人士,有关政府官员及各类媒体记者到发泡塑料餐具生产车间及回收再利用生产线实地考察。据不完全统计,自2000年以来先后参观考察的约有30余批400~500人次。参观考察后,消费者表示,眼见为实,以后可大胆放心使用它了。专家学者及热心环保人士一致认为回收利用的技术成熟、设备简单、易于实施,再生产品市场前景好等。是治理白色污染上策,应实施推广。新华通讯社记者写了一篇《白色污染屡禁不止,国家规定成为一纸空文,当务之急是制定政策强化回收》的报导刊于新华社“内部参考”上。人民日报也发表《循环经济医治“白色污染”》。其他报刊也不断刊载《替代再好,仍需回收》、《二分钱就可治愈白色污染》、《回收利用迫在眉睫》、《“禁白令”缘何成了“白禁令”》等文章。它们对主管部门修改制订决策有一定影响。

人大政协直谏言,回收有望出法规

自2001年起到今年这六年来,我省的人大、政协代表围绕如何对待发泡塑料餐具的去留?如何治愈“白色污染”等问题,向各级人大、政协会议提交了16份议案、建议等。参与的代表约有130余人次,其中递交全国人大的有4份,省级的7份,市级的3份,区级2份。其内容从《打工一族需要的一次性餐具必须是价廉物美》、《尽快回收PSP产品,尽快根治白色污染》到《欲速治愈白色污染,必须制定相应法规》、《实施回收利用、治理白色污染,是应用循环经济理念,建立节约型社会又一范例》等。再加上北京循环经济研究院,中国环境科学学会绿色包装分会等组织及其李沛生副院长等人的工作,国家发改委、国家环保总局等主管部门,对禁止生产、销售、使用发泡塑料餐具的命令,现在是否仍然实施?似已动摇。对实施回收利用措施治理“白色污染”问题的意见也逐渐理解和接受。例如,国家环保总局2005年5月给广东省籍的李国强等8位全国人大代表向全国人大十届三次会议上提交的建议答复函中写道:“我们非常赞同你们的建议,要加强宣传教育工作,应用循环经济理念及完善法规等措施,控制和减少塑料制品废弃物的危害”。广州市人大已将《应用循环经济理念治理“白色污染”难题,我市应先走一步》列入今年的13件议案之一。相信这些议案、提案和建议不仅对解决发泡塑料餐具的生产和使用与环境保护之间的矛盾、对修改旧政令制订新法规也有较大的积极意义。

二、对一次性餐具的生产和使用的意见和建议

声明:

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

美尚

空气唇釉

小金筷眉笔

友情链接